联系我们 | SiteMaps

新闻:
更多分享

文章内容

浅析逻辑思维对口译过程的影响

 

口译不单单是指由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的转换过程,它还涉及到思维活动的进行。思维是主体对信息进行的能动操作。逻辑思维的过程,也就是信息内容的处理过程。即:对信息的接收、加工、储备、传递和推理等。逻辑思维活动贯穿口译的全过程,口译则是逻辑思维活动的一个具体表现。

逻辑思维贯穿口译始终

巴黎高等翻译学校释意理论创始人塞莱斯科维奇认为,口译过程包括三个阶段:听辩语言符号并理解;摆脱语言外壳和记忆;表达思想内容。其一,听辩语言符号是指通过分析,理解这些符号所表达的思想内容。此阶段被称为“话语阐释”。其二,摆脱作为理解载体的语言符号,只抓住理解后产生的意义,而非某个单个词的意思。此阶段被称为“脱离语言外壳”。之后利用脑记和笔记补充将意义储存于大脑。其三,用另一种语言的符号构建新的句子,使这些句子符合以下两点要求:要表达出原话语的全部内容;要易于听懂。此阶段被称为原语信息内容的重组。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口译活动涉及两种交际语言之间的逻辑思维转换,译者在听辩过程中,运用了归纳概括、推断预测、综合分析等逻辑方法来对所听材料进行理解,进而才能摆脱语言载体,在大脑中提炼出口译的对象——意义。只有提炼出意义,译者才能对其进行大脑记忆处理和笔记处理。最后还要以目的语为新的载体,根据听众的思维模式,借助逻辑的方法,将意义表达出来。对转换对象的逻辑推理和分析能力决定口译理解和口译表达的准确度。

逻辑思维对口译过程的影响

听辨理解阶段 在做听力练习时,许多学生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听完一段话后,感觉自己好像单词都听懂了,但却不知道这段话说的是什么,有种似懂非懂的感觉。他们头脑里没有产生任何有效的信息及意义,所以造成了他们理解的失败。这正是由于学生缺乏逻辑分析和推理,不能主动去听去分析材料,而是被动地去听。逻辑关系可分为:转折、并列、因果、递进、列举、概括等。在听辨理解过程中,如果能够主动分析讲话的内在逻辑关系就不会造成逻辑思维混乱,从而真正达到理解的目的。这就要求教师在对学生进行听辨训练之前,应着重开展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训练。刚开始可以让学生口头复述已阅读过的逻辑性较强的段落,逐渐提高到复述逻辑性较弱的段落,从而锻炼学生的逻辑概括能力。之后再进行听辨理解练习,即:通过复述已听到的逻辑性较强的段落,逐渐提高到复述逻辑性较弱的段落,以锻炼学生边听边分析的能力。听辨理解是口译信息的来源,也是口译的关键第一步,逻辑思维能力在其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处理不好,势必影响口译效果。

脱离语言外壳和记忆阶段 听辨理解是脱离语言外壳的重要前提。语言符号转化成意义需要逻辑思维的参与才能够顺利完成。记忆可以分为大脑记忆和笔记。记忆结构包括框架和细节。许多学生在做记忆练习时用脑记只记得只言片语;做笔记时,笔记本上则碎碎地记下了一些单词和符号,笔记成为了“天书”,自己都看不懂了。之后复述段落的效果可想而知。从语言符号到理解到记忆这是一个“三步走”的过程。学生遭遇“天书”情况追其原因都是由于他们直接由语言符号跨到了记忆,笔记变成了机械的听写动作。少了理解的步骤,少了逻辑分析,只记住细节,犹如建房子只有水泥,钢筋堆砌在工地上,没有人会认为它们是房子。相反,如果通过逻辑分析建立起了框架,即使没有太多细节,也能做基本复述。这好比我们用钢筋简单地搭建了房子的结构,虽说细节尚未建好,但是我们也基本能看出这是一间房子。

信息重组阶段 所谓表达,指译者把他所理解的意义用目的语语言符号表达出来。口译要做到达意并且易懂,最基本的要求是既能忠实反映源语的内在涵义及其上下文的逻辑联系,又能符合译入语的语言逻辑。因此,可以说译文是译者逻辑思维的产物。许多学生在做表达练习时都有这样的体会,似乎每个要点都讲到了,但是不仅听众听起来吃力,自己翻完了也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原因有两点。首先,在表达的过程中,他们只关注句子的意义,忽略了句子与句子之间,句子与篇章之间的逻辑联系。 因此即便翻译出了单个句子的意思,也未能体现句子的功能,更别提利用句子功能来进行合理预测了。这样一来翻译出来的句子难免脱离篇章和语境,因此就会出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的尴尬局面了。再者,两种语言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文化,文化的差异必然会引发逻辑思维的差异。例如:中文的句子多并列和排比,而英文的句子则以包孕结构为主;中文句子喜欢先因后果排列,而英文句子则喜欢先果后因的排列等等。这的确给译员带来了障碍。要克服这种文化导致的逻辑差异,译员在信息重组和表达的过程中必须运用一系列的翻译技巧,如增译法、省译法、转换法、拆句法、合并法、正译法、反译法、倒置法、包孕法、插入法、重组法和综合法等。从而避免含混晦涩,逻辑混乱,确保译文地道易懂。

目前,逻辑性差已成为许多学习口译的学生乃至部分口译员的问题。没有逻辑,听到的仅有只言片语,翻译出来的只能让人云里雾里、似懂非懂。逻辑分析贯穿口译过程的始终,所以逻辑问题应当引起在口译研究和教学中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