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SiteMaps

新闻:
更多分享

文章内容

同声传译公司英语口译技巧

 

同声传译英语口译翻译中我们会经常遇到被动句,而在汉语中被动句却并不常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国古汉语中有一特殊的语言现象:许多动词既可表主动,又可表被动。因此,就无所谓主动句或被动句。尽管如此,并非是说古汉语就没有被动句,在少数情况下,“见”、“被”、“为”这些被动符号不仅活跃在古汉语中,而且还被保留在现代汉语中,与英文的“be+过去分词”被动句型中的“be”相对应。但英汉被动结构并非一一对应,英语使用“主语+被动谓语+by短语’’结构来体现“受动者+行动+施动者”的相互关系,而汉语则与之不同。首先,英语中谓语的被动语态是用动词的分词来构成的,即“助动词+过去分词”,而汉语不可能以如此的形式来表被动。其次,英语介词by带出施事者置于谓语动词之后,而汉语则不宜将这样的介词短语放在动词之后。再者,被动语态是文字表达客观化的手段之一。这一客观化手段排除了主观因素和感情色彩,又是科技文体的重要特征。因此,被动语态在英语科技文体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这是汉语所不能及的。由此观之,英语被动句翻译中,不可能有现成的对应表达式,这就需要我们按照汉语的习惯用法,从丰富的句式和辅助词语中选择恰当的手法(如被动式和主动式等)来体现原文的被动含义,以便表达无误、忠实原文。

(一)用汉语被动式表达英语被动含义

1.语言手法

在谓语动词被动含义的表达中,英语使用综合型语言手法,助动词的词形变化,由“助动词be+过去分词”形式来构成被动语态;而汉语则采用分析型语言手法,词序表现得更为突出,一及物动词在“主+谓+宾”的句中是主动的(如:中国队打败了古巴队),在“主+谓”的句中是被动的(如:古巴队打败了)。这一用法在古汉语中就已开始使用,在现代汉语中更为普遍。

1) Intellectual self-discipline is required to avoid ignoring important alternatives, uncertainties, decisions, or trade-offs.

明智的自律可以避免忽略其他重要方案、不确定因素、决策及权衡。

2) Once it has been decided that certain factors are peripheral--that they don't create the dilemma or affect its essence--they can be safely ignored, at least until the results of the first-cu analysis suggest that one or two of them may, in fact, be important.

一旦确定某些因素是外围性的——它们并不产生困惑或没有实质性作用——那么它们就完全可以忽略,如果第一次分析的结果表明其中一、二个因素可能很重要,那就应另当别论。

2.词汇手段

指在汉语对应表达时用“被”字来表示英语原文中的被动含义。这一手段在古汉语中就有如“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屈原列传》),只是用法特殊用量之少而已。在现代汉语中,该手段用得较多,用来着重指出其行动被施加到受事者身上的事实,一般构成“受事者+被+动词”的形式,例如:

(1) Neither is public because those not paying can be prevented from receiving the service—by fences or toll barriers.

它们都不是公共的,因为那些未付款者可以被篱笆或路障挡在外面而得不到服务。

(2) At the other extreme, if the industry is dominated by a single firm, there will be potential to earn monopoly profits.

在另一个极端,如果产业被一家公司所垄断,就有可能赚到垄断利润。

3.静态表达

是对英语句中强调行为静态,说明时间、地点、方式、方法等具体情况,用汉语“是……的”框架来表达的一种方式。这种表达方式灵活简便、言简意赅、新颖独特,是翻译学(translatology)中,英汉对应及现代汉语的新发展。

(1) As Simon's principle of bounded rationality makes clear,however,such an ideal rationality can never be attained because of the limits of time, information, and intellectual capacity.

然而正如西蒙的有限理性原则所明确阐明的,由于受时间、信息和智力的限制,这种理想的要求是永远达不到的。

(2) If an industry is fragmented, price competition is likely to be severe.

如果一个产业是四分五裂的,价格竞争很可能是严重的。